文化中心连续评论(十五):同顺居的诉讼

2018年一月的最后一天,近20位关心文化中心的民众,上午10点,赶到郡高等法院,参加同顺居状告真北公司的法庭听证。本来应该很快的听证,曲曲折折,直到下午两点多才结束。农民画家根据从朋友处以及法庭上了解到的情况,和大家分享一下有关这个案子的信息。

同顺居为什么要去法庭诉讼
大家都知道,大多数的移民华人对美国的法律程序都不很了解,加上我们祖传的中庸之道的做人方式,即使遇到了商业纠纷,一般也都喜欢私底下解决,宁可吃一些小亏,不到万不得以,不会寻求法律帮助。这一次同顺居面临着明明有合同,有白纸黑字的续约通知,但被东家突然宣布续约无效并收到了将被锁门的通知。被逼无奈,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为了员工不丢掉工作,处于对美国法律制度的信任,考虑再三,向法庭申请保护。

同顺居的租约
同顺居在2012年同文化中心签的租约是5年加5年。 此租约写明如果同顺居在2017年7月底前通知房东,就可以再续5年。同顺居的田老板和他的太太都曾经是BNU的老员工,他们同文化中心现在的经理人曾经都是同事关系,认识了快18年。正因为有了这一层关系,田老板对文化中心的经理人比较相信。去年6月份,田老板按合同规定向房东递交了延长期限的通知。据田老板讲,他先是口头通知了管理公司,然后又与管理公司经理开会,并按照合同和经理的要求写了书面续租的通知书,启动租约中的续租条款。在此后的半年里,田老板每月按时交租,管理公司并没有向田老板要过任何与续约有关的其他附加文件,也没有对续约一事有过任何非议。田老板从续约后还花了很多钱和时间为餐馆的下面经营定制了新菜单。

房东单方违约驱赶同顺居
去年11月,同顺居通过律师书面指责房东违约,在中心围起了栏杆,在停车场堆放垃圾车等等,影响了同顺居的生意,给了房东30天时间纠正。 在30天内,房东不仅没有纠正这些违约行为,反而在去年年底时写信通知田老板,到2018年一月底,必须搬离文化中心。如果到时不走,将会把餐馆的大门上锁。到时候,所有餐馆的装修,设备,以及食物材料等等,都会被拆掉或者扔垃圾桶。

启动法律程序维权
感谢同顺居的律师和田老板,他们在此关键时刻,为了正义,同时也是为了保护生意,保护员工的就业和保护文化中心,他们将真北公司和管理公司,告上法庭。从而避免了走其他被文化中心赶走的商家的老路。欣欣超市就是最近的一个例子,尽管超市拥有所有的设备,但是由于没有使用法律抗争,硬是在没有说清楚之前就被迫搬走。所有的属于超市的设备就不明不白的被管理公司锁起来卖掉了。同顺居的田老板是继老四川赵老板之后的又一个好汉,勇敢地走法律程序,为自己和大家维权。

真北公司和同顺居的斗智斗勇
对于真北公司来说,他们真的没有想到同顺居会启动法律程序。他们的如意算盘是通过围墙和垃圾车舆论,先让同顺居自己关门。如果不关门,就通过赖掉续租把同顺居赶出文化中心。过去几年先后在文化中心消失的两个大餐馆,就都是由管理公司用了类似的手段达到目的的。对于同顺居来说,他们唯一的生存机会就是要把事实和证据提交给法庭,通过法庭获得维权,不能让真北公司得逞。

1月31日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就是真北公司认为同顺居租约到期的日子,也是可以赶走同顺居的日子。法庭根据同顺居律师的要求,在这一天开庭,法官将根据双方提供的资料决定真北是否有权把同顺居赶出去。

真北公司为了准备这个开庭,律师团队确实是煞费心机。他们在开庭的前一天,突然向法庭提交了废除同顺居诉讼的动议。并在1月31日开庭当天,提出了需要换一个懂商业合同的法官的要求。 他们这样做是期盼法庭为此延期开庭,所以他们可以在1月31日先把同顺居的门锁上,置同顺居于死地。

好在老天有眼,也许同顺居和文化中心有大家的祝福,还真的碰到了一个有商业背景的法官有时间处理此案,才使1月31的开庭没有被耽误,只是案子从一个法庭被换到了另外一个法庭。

法庭作出的决定
由于这个商业法官根本没有时间看任何诉讼文件,处于对双方的负责,法官在与双方律师进行了几次,近四个小时的闭门会议后,促成双方达成一个复杂的协议。此协议保证了真北公司必须在获取了法庭的强制锁门令后才能驱赶同顺居。 法庭将会在下个月就同顺居的诉讼以及真北公司的动议进行听证。

支持同顺居保护文化中心
现在保护文化中心的努力又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刻,在我们称赞同顺居和老四川时,多为他们做些实际支持。希望大家多去同顺居和老四川吃饭,保住了这两个华人餐馆,就为保护住文化中心提供了重要保障。过年吃饭在哪里吃区别不是很大,但是你去,我去,大家都去,就可以有效地保护住同顺居和老四川,就为保护文化中心出了大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