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心连续评论(十四): 新业主为什么不卖?老业主为什么不放手?何方神圣的白手套公司?

      保护凤凰城文化中心的抗争已经进入第六个月了。1月9日钱多乐市的黄议员告诉大家,他通过2个多月的努力,终于了解到准确的信息,与媒体中报道的恰恰相反,文化中心的新业主真北公司目前并没有出售文化中心的意图。这实在是让很多人在失望的同时感到困惑,为什么新业主面对多个购买意向置之不理,放着数百万美元的利润不赚,铁了心不卖,非要拆毁文化中心?谁是幕后的真正阻力?
      为了解答这些困惑,农民画家想通过解读最近找出来的一些资料,包括中粮公司在美国政府的登记文件,有关中粮子公司BNU的近来的交易记录,以及文化中心交易中的有关文件等,与大家共同分析和探讨文化中心交易中的一些疑点问题。探讨新老业主的关系。希望这些解读,大家的探讨和后续的调查,能够帮助我们找到企图拆毁文化中心的关键势力。

1.中粮BNU在美资产

根据BNU的给州公司管理署的年报和BNU公司的对外介绍BNU 的地产业务中包括中粮投资公司,中粮物业开发公司和中粮物业管理公司,还包括了拉斯维加斯的两处分别是260套和240套的高档公寓楼和凤凰城的文化中心。

2. BNU的中粮物业管理公司

据BNU对外发行的介绍: “地产业务群是BNU公司核心业务群之一,业务群内各公司的协力合作确保了地产投资,开发和管理配套一条龙的有效经营模式,以达到各地产项目保值,增值的经营目标。”
其中,“成立于1994年的中粮物业管理公司统一管理BNU公司旗下的各类房地产项目。中粮物业管理公司拥有员工25余人….创造了稳定收入…”

3. BNU 现在还有什么资产?

根据近期的报道和政府记录,拉斯维加斯的两处高档公寓在2016年11月已经以$41,500,000
https://www.multihousingnews.com/post/cushman-wakefield-arranges-41m-sale-in-sin-city/
卖给了纽约的Angelo, Gordon 的一个子公司,凤凰城的文化中心在2016年11月1日以一千万卖给了44 Airport AG Owner LLC 公司。 
卖了这三处房产之后,BNU的房地产项目可能只剩下1994年成立的“创造了稳定收入…”的中粮物业管理公司了。

4. 中粮物业管理公司?

按常理说,BNU既然已经卖掉房地产项目,就不应该再拥有物业管理公司了。虽然我们不知道中粮物业管理公司是不是还姓“中粮”,根据有关方面的信息,该公司仍然在运营和收取管理费。
大家知道,BNU在2016年11月已经把文化中心卖了,应该和中心没有关系了, 但奇怪的是,这一年多来,吴谦和他的副总Reblin还继续参与文化中心有关的所有事件。包括参与对客户的驱赶,对中心的破坏,联手真北公司对法庭出示补充文件,以及协助真北公司千方百计的从市政府获得拆瓦许可等等。 吴谦甚至亲自出马与来文化中心吃饭的顾客争吵。Reblin亲自去法庭为真北公司作证,还称真北公司是合伙人,真的是一副主人公的姿态。

最近有从拉斯维加斯来的朋友说,尽管报纸上说Tower 和Gloria的公寓房产是在2016年11月卖给了纽约的Angelo Gorden 公司,但是有关项目经理人却说这些房产在2017年的11月又卖给了一个叫NIC Tropicana Investment的Delaware匿名公司。 而且令人奇怪的是,尽管这两套房产的管理公司都在3个月前更名叫Virtu Property Management, 但是该公司似乎还听命于中粮物业管理公司。

由此看来,真不知道中粮在卖掉BNU的三个核心房地产项目后,是否忘记了它还有一个每年相当可观的固定收入的物业管理公司。 

大家知道,商业房地产管理公司在美国一般都有稳定收入。不管房东是否有钱赚, 管理公司每月都有房租的提成,还可以报销所有的费用,包括人工,同时还可以在维修中收取不少于材料费的利润。中粮BNU在赌城拉斯维加斯的这两个公寓群共有500 套房,平均租金为1000,每年租金收入约600万美元, 如果按5%提取,光是管理费每年应该有30万左右。加上其他的管理收入和大约40万左右的由于租户搬迁以及维修等可得的利润,再加上凤凰城文化中心改建的利润,这个管理公司目前和未来几年的利润是非常好的。真想知道这些钱从2016年11月中粮出售房产后,是算谁的收入?这些已经被中粮卖了两次,超过一年的房产,似乎还在为中粮BNU的管理公司提供利润。这个问题让很多朋友困惑。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中粮的管理公司已经被廉价转手到另外的东家手中。如果是这样的话,一份和新业主的多年管理合同会为管理公司的新东家带来长期的丰厚的利润。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很容易古狗到这两处房产的信息,希望有专长的朋友能撬开这个匿名公司股东的秘密。

5. BNU为什么用白手套公司处理房产?

中粮BNU在赌城拉斯维加斯的这两处房产的交易过程,和凤凰城的文化中心的交易过程非常相似,都是经过一个“白手套”皮包公司,转手到另外一个公司。中粮的管理公司,又好像一直都还在收取物业的管理费用。你说房子卖了吧,又好像还没有卖,好像新业主签下了看不见的长期合同,还要听命与和中粮有关的某些人。

BNU的三处房产,凤凰城的文化中心以及赌城拉斯维加斯的两个公寓群,都是被卖给了一个与纽约Angelo Gordon的公司有关的子公司, 而这些公司又都是在 对股东身份保密处理的Delaware 注册公司。但奇怪的是,同文化中心一样,现在这三处房产的主人都不是这家公司了。最近,通过对亚利桑那州公司注册网的调研,同时感谢美国公司法要求外州公司必须要在当地做个披露登记,终于发现了第一个买家尽管名字叫44 Airport AG Owner LLC ,但此公司的股份实际上是被另一个叫44 Airport AG JV LLC的,也在Delaware注册的公司所持股。由于买方巧妙的利用了两个不同的Delaware公司去收购和持股,所以尽管找到了股东公司的姓名的登记,但是仍然无法找出第一个买家的真实身份。可以想像这个看不见股东名字的JV LLC公司隐藏了中粮BNU三处国有资产贱卖的真正受益人。

6. 几个月挣几百万,新业主为什么不卖?

很多朋友都在问,既然社区有多次文化中心的报价给真北公司,在目前这么多反对声音和法律诉讼中,文化中心的新业主为什么不将文化中心卖给社区,既可以赚钱,又可以摆脱目前的困境。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在很多内幕没有曝光之前外人是很难猜透的。这里我们分析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是,新业主认为他们对凤凰城的法庭判决有很大的胜算,另外就是估计华人社区这种每人$100的捐款投入,在经济上没有办法和新业主抗衡。另外一个更为可能的原因是,真北公司和“白手套”公司的购买合同,以及和中粮的建筑贷款合同里面有太多的,一但曝光可能出大问题的条款。所以除非新的买家捂着眼睛和鼻子来买,新业主真北公司还真可能是有苦难言的很难卖。

      在2018年的这第一个月, 农民画家希望大家能群策群力,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帮助调查分析以上的几个问题。这些问题很可能是文化中心目前状况扑朔迷离的要点。我们只有分析和找到了这些问题的答案,才有可能说服真北公司和中粮坐到凤凰城人民的一边,把文化中心保护下来。相信这一天已经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