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心(九)法庭听证后的再思考,有鱼腥味儿的真北公司的贷款文件和三个租约

农民画家


文化中心蒙难已经有四个月了。11月28号法庭对老四川的官司第二天的听证,以及法官最近对TRO不继续延长的判决,让很多朋友关心文化中心的一颗心,又提到了嗓子眼里。法庭文件包含了真北公司的三个租约,仔细读了之后发现很多疑问。这些疑问也许能帮助我们找到解开文化中心难题的钥匙,这里和大家分享我个人的一些想法。

真北公司的贷款以及出租合约
从现在了解到的情况来看,真北公司之所以能够买下文化中心,是靠拿到了银行的9百六十多万的贷款。而真北公司之所以能够拿到贷款,又是靠他们向银行提供的这三个贷款,那么仔细研究这些文件,对于我们了解文化中心有关的情况,就是非常重要的。

繁忙的6月9号
2017年6月9日是文化中心正式转手给真北公司的日子。这一天,真北公司签署了不少重要的法律文件。其中最重要文件是与Enterprise Bank的贷款合同。这份合同由真北公司用文化中心与三个公司所签订的出租合同来作为还款担保。由于顺利的获得了这笔9百六十万的银行贷款,真北公司才能在6月9号买下了文化中心。
感谢老四川的官司,让真北公司这份贷款合同和同为6月9号签署的三个出租合同都浮出了水面。粗粗看来,这是三个普通租约,没有什么问题。有三个签合同的公司分别在6月9日向真北公司租用了文化中心所有可以出租面积的25%,50%,以及25%,合同期为期10年,租金每平方尺每年15美元,立即生效。

6月9号文化中心的算数问题
大家都知道 25%+50%+25%=100%。就是说,在6月9日按照真北公司的出租合同,他们把文化中心100%的出租面积都以法律有效的合同的方式,租给了有名有姓的 三家公司。
现在的问题是,那时文化中心并不是完全空置的。即使到了半年之后的今天,还有很多空间是由原来的租户所租,从常规来说,这三家公司不可能会签定这种不能兑现的租约,因为文化中心还有很多租户,还不知道究竟每个客户的租期还有多久,什么时候才可以搬走。那么为什么会这样签约就成了一个谜。

出租合同和贷款合同的问题
由此看来,真北公司的贷款合同和出租合同存在着难以解释的问题。美国经历了1987年,2008年经济危机,都是由银行贷款问题造成的,所以联邦政府要求公民参与对于贷款问题的监督,防止国家和税民的再次损失。基于这些考虑,近二十名热心人士,今天亲访贷款公司,要求他们调查这个贷款。

保护文化中心的努力任重道远,但是在有心人士的努力下,文化中心回到热爱她的大众的手中的一天,应该不会太远了。